常立志

Posted by API Caller on February 10, 2020

Hope to be wealthy in knowledge.

  近期因为某些原因”调研”了一下各个学科的情况,在此之前我的臆测是出于无知而偏悲观的:

  我觉得人的寿命有限,人类的知识已经浩如烟海,所以每个领域的学者都需要穷经皓首。

  然而实际上知识似乎依然是有限的,因为一门健康的学科的进步自然伴随着去芜存菁,就如同编程语言或是工具一般,大量的前辈会去思考如何让它们变得越来越”傻瓜化”。

  而且真正的学者们的精力可能更多是集中在”创造”而不是”学习”上,而对于我这种普通人来说,更吸引我的是”到达”而不是”探索”。